【党徽闪光·奋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发布日期: 2021-10-26

战争有多残酷?在看了今年国庆档抗美援朝主题电影《长津湖》后,很多年轻人对这一概念有了更加真实的体会。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1950年,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鲜战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在异国他乡浴血奋战33个月,197653名烈士用生命写就了一部英雄史。

10月25日,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1周年纪念日。时光荏苒,当初雄赳赳气昂昂的年轻士兵,如今已是耄耋老者。他们有着怎样的故事? 

对父辈最好的致敬

就是传承他们宝贵的精神

许苏,今年86岁,国网泗洪县供电公司退休员工,原志愿军第23军67师运输营二连卫生员。

1953年,18岁的许苏随部队入朝,担任卫生员,负责抢救伤员和部队粮药补给工作。

当年7月,他所在的部队在第四次反击石砚洞北山战役中同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打了六天六夜。敌人不分白天黑夜发起猛烈进攻,平均每半个小时就要进行一次轮番轰炸,枪林弹雨足足将石砚洞北山的山头削去了近半米高度。

据许苏回忆,一次,他们执行紧急救援任务时,一枚炮弹从天而降,瞬间把许苏旁边副排长的下半身炸得血肉模糊,而许苏的左腿也不幸被弹片划伤,弹痕永远留在了腿上。

“战斗中不怕是不可能的,但是怕也得冲上去!”许苏回忆时战争时,眼里仍熠熠闪光。战争结束后,许苏转业至原泗洪县供电局,继续为国家的发展建设贡献力量,直到退休。

受父亲许苏的影响,女儿许敏毕业后来到电厂工作,担任电气班值班员。虽是女生,但许敏的骨子里有总有一丝“男子气概”和一股不服输的劲儿。每年二三月份电厂停机检修,她都要爬到变压器上,在冰冷的机油中裸手清洗配件,加上平时总是主动参与故障抢修,每年冬天,她的手都会皲裂,指甲缝里总有无法洗净的黑色机油……日子久了,随着许敏对技术的钻研,班上的男同事都喊她“师傅”,向她请教抢修技术。

从学员到班长,在父亲身上学到的不怕吃苦、敢于奋斗的精神,让许敏在电气班的岗位上一干就是21年。

“父亲是抗美援朝老兵,大伯更是牺牲在了解放战场上,父辈的经历让我十分清楚现在的幸福有多来之不易,我一定会在岗位上发光发热。”许敏说。(尤洪波)

安全行车11000公里

他运输了一车又一车炮弹

今年89岁高龄的林茂玉,是原中国人民志愿军汽车暂编三团的驾驶员。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主要负责开着卡车往前线送炮弹。

“能活下来真是万幸,当时敌机白天狂轰滥炸,所以我们大多数是夜间开车,山路不开灯容易出事故,我的几个战友就连人带车掉下了山崖……”

“有一次在元山附近,天已经快亮了,其他车都伪装隐蔽了,我想抢时间多跑几趟,结果快要下山的时候,敌机来了……”林茂玉回忆,“敌机发现了就对我进行扫射,我就绕山躲避,敌机过来,我就绕到山对面,敌机掉头,我就赶快再绕回山那边。”回忆起当年的火线时刻,林茂玉难掩激动。

“还有一次,我们4辆车同时到达接近三八线的前线。接车的战士问,你们的车拉的是什么?我看到有的车上是冻猪肉,有的是肉罐头、鱼罐头……问到我时,我说是一车炮弹。那名战士就说‘要了’。”林茂玉回忆:“我奇怪,有吃的为什么不要?”

后来,接车战士的话深深触动了林茂玉。“有一次部队把相当于一个团军力的敌人包围了,在即将消灭的时候,炮弹打完了!没有弹药,只能眼睁睁看敌人跑掉……”

那时,林茂玉就想,为了消灭敌人,保护前线战士的安全,他必须把弹药运上去,别人天黑了再跑运输,他天没黑就跑,阴天跑、雨天也跑。在敌人的枪林弹雨中,林茂玉安全行车11000公里,出色的表现让他荣立三等功。1955年,林茂玉退伍,来到国网靖江市供电公司任职,成了一名汽车驾驶员,兢兢业业,直至退休。(汪红清)

最多一天要接10多次电话线

十几名战友为此牺牲、负伤

张长松,今年92岁,国网仪征市供电公司退休员工,原志愿军24军72师214团二营通讯排战士。

1951年3月,21岁的张长松来到浙江嘉兴某部入伍。训练分配时,部队首长看张长松个小、机灵,安排他当话务兵。经过一年多的临战训练,1952年8月,张长松随部队出发赴朝参战。

“到了朝鲜战场,才知道什么叫寒冷,一次阵地转移,奔跑过程中我鞋子进了水来不及处理,结果10个脚趾甲全冻掉了。”张长松对这段往事刻骨铭心,“除了寒冷,还有饥饿,饿极了就抓一把雪呑下骗一骗肚皮,几次看到过不知名的战友冻死或饿死在雪地里……令人心痛!”回忆这段记忆,张长松泪光闪闪。

从1953年1月至7月,张长松一直在上甘岭3号阵地保障通讯。电话线被炸断了,就立刻跳出坑道去接,最多一天要接通10多次,班里的十几名战友为此牺牲、负伤。他心有余悸地说自己命大,遇到过20余次危险都躲过去了,但炮弹片在耳边像风一样飞过的记忆仍十分清晰。

“战场上,当战士们听说毛岸英、黄继光等烈士牺牲的消息后,群情激奋,士气高昂,誓为他们报仇。装备简陋的志愿军能够打败美军,靠的是勇气和士气。”

1955年4月,张长松光荣复员,1962年被选调至仪征县供电所担任架线班班长。张长松保持了军人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优良传统,身先士卒,积极带头工作,啃下了一个个电网工程建设中的“硬骨头”。(黄玉晨 赵斐 龚正彬)

衣角被风吹起就多了几个弹孔

但我们只想多炸几个敌人

臧月贤,今年86岁,国网丰县供电公司退休职工,原志愿军32军69师炮团2营4连战士。

1951年8月,仅16岁的臧月贤报名入朝参战,先后参加了高牙山战役、夏威山战役、红原里战役,并遂行千里行军机动作战任务至三八线以北,迫使美军和平谈判。

“那时交通工具很不发达。我们过鸭绿江到朝鲜新义州全靠步行,为了不被美军发现,只能夜间行军。到了冬天,到处是冰天雪地,我们的鞋都冻在脚上脱不下来。部队里不少战士是南方人,不适应恶劣环境,就有人被冻死。”臧月贤回忆入朝作战经历时,话语里透着悲伤。

据臧月贤介绍,当时志愿军的装备比较落后,面对的又是拥有绝对制空权的美军,战斗异常激烈。每天夜幕降临时,志愿军以密集的炮火掩护,发动进攻,天亮后就隐蔽,休整待命,避免白天美军飞机的狂轰滥炸,减少部队伤亡。

在朝鲜战斗的一年多时间,让臧月贤印象最为深刻的还是高牙山战役。

“当时我们协助运输物资时被发现,美军向我们发起了猛烈的进攻。我躲在掩体后面,一阵大风把我的衣角吹了起来,立刻就被打穿了好几个弹孔。但面对疯狂的敌人,看到身边牺牲的战友,我们早就忘了怕,只知道一切行动听指挥,一心只想多炸死几个敌人,夺取战争的最后胜利。”

最终,他们守住了珍贵的物资,赢得了高牙山战役的胜利。1953年,臧月贤凭借较高的思想觉悟和优良的战斗作风,在朝鲜战场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孙凤华)

向英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致敬!向最可爱的人致敬!向那场伟大的胜利致敬!


午夜性刺激在线观看